产妇大出血死亡,律师巧用管辖维权大获全胜-金牌医疗律师

产妇大出血死亡,律师巧用管辖维权大获全胜

2018-10-13

天外天工作笔记丨产妇大出血死亡,律师巧用管辖维权大获全胜

 2017-09-22 金牌医疗律师团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
 
案情摘要

产妇到某县中医院分娩后,出现产后大出血及失血性休克等症状,该院在抢救不力,病情的持续恶化下,院方将产妇转移至该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过一系列的诊疗措施,病情仍未见好转,反而引起了多部位的感染,加重了产妇的病情。无奈之下家属要求转至昆明某上一级医院治疗,然而产妇因抢救无效最终病故于昆明。患方律师将三家医院共同列为了被告,并巧妙的运用诉讼管辖的问题,有效规避了地方保护主义对案件审理造成的不利影响,不仅节约了诉讼成本,保障了案件鉴定和审理的公正性,而且最大限度的帮助患方维护了合法权益。

 

案情回顾
 
 

产妇大出血导致感染死亡,三家医院到底谁之过?

产妇李某某因“停经9月,腹隐痛4小时”于2014年10月20日到某县中医院待产,入院后于2014年10月20日11时16分产妇李某某在会阴侧切、加腹压下产出一活女婴。产妇分娩后宫缩乏力,开始出现产后大出血,并出现失血性休克在五小时后进行“全麻下行腹式全子宫切除术”。此后产妇转入某县人民医院进行后续治疗。但在某县人民医院的一系列的治疗下,并没有达到预防及控制感染的目的,反而加重了产妇的病情。其家属曾多次要求将产妇转入省级医院治疗,但被该院医生告知“不敢转”,直到11月9日产妇病情突然恶化,消化道出现大量流血,才于11月11日由该院某主任亲自将产妇送到昆明某附属医院进行抢救,经过8小时抢救后于2014年11月12日0时19分抢救无效临床宣告患者死亡,死亡诊断“失血性休克”。

尸检:查明死亡原因

经昆明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认为:根据本例尸体解剖及病理组织学检验结果,结合被鉴定人住院诊疗过程及死亡过程,在排除其他因素导致死亡的情况下,综合分析认为本例被鉴定人死亡原因系子宫颈产伤出血及产后大出血导致的多器官损害及其并发的感染死亡

 

 
 
 
 
 

为确保案件公正审理,将三家医院列为共同被告,避免产生案件事实认定的盲点

 

患者死亡后家属无法接受产妇因分娩去世的事实,悲痛不已,在领取尸检报告后,更加质疑医院诊疗行为,经多方打听后到本所咨询。本所医疗团队审查本案涉及的三家医院的病历及尸检报告后,认为产妇系在某县中医院分娩,在县医院抢救治疗、最终病故在昆明的某省级医院,某县中医院存在分娩过程处置不当的过错较为明显,但不能完全排除其他两家医院存在医疗侵权的可能性,经律师会议讨论:为充分保障当事人权益,保障鉴定材料的完整性,避免医院之间相互推诿责任,建议将三家接诊的医院都作为共同被告,以昆明某三甲医院作为第一被告,选择在昆明立案处理本案,以保证案件审理的公正性和快捷性,同时也保障鉴定机构对患者的连续多家医院就医行为能作出全面评估分析,避免因漏列被告让案件审理发生事实认定方面的盲点。患者家属一致认同该诉讼方案,本案诉至昆明某区法院后,经患方申请,人民法院委托昆明某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

 

>>>>司法鉴定:确认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存在过错,并与患者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

 

经法院将本案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后,本所医疗团队律师结合医学专家意见,向鉴定机构提交了四千余字的《医疗过错鉴定陈述书》,分别指出三家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的过错及过错与患者死亡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并陪同家属参加了鉴定听证会,最终昆明某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以下鉴定意见:

(1)某县中医院为患者提供的医疗服务存在过错,过错为:产妇出现大出血、失血性休克后处理不及时;告知不到位;病历不全。且以上过错与产妇李某某的死亡结果存在因果关系。过错责任主要程度为医方承担主要责任(约75%)。

(2)某县人民医院的诊疗过程存在过错,过错为:转院不及时。但该过错与患者之间的死亡无因果关系

(3)昆明某附属医院对患者提供的医疗服务行为无过错。

 

开庭审理
 

原告认为:两家县级医院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鉴定作出之后,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审理过程中,法院综合原被告双方的陈述和鉴定意见等证据资料对本案进行审理。

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服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1、被告某县中医院过错在于在提供医疗服务的过程中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在产妇分娩前应当预见而未预见可能出现产后大出血、未储备治疗产后出血的必备止血药品、产后未及时对产妇进行抢救或转院、延误最佳抢救时机且未将手术对产妇及原告进行告知,该院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2、被告某县人民医院的过错在于未及时建议转院导致产妇病情恶化,丧失救治机会,虽鉴定认为该院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无因果关系,但该院过错导致患者未得到有效救治,从而减少了患者的生存机会,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3、被告昆明某附属医院是否存在过错,由法院结合全案证据予以处理。

被告认为:患者自身存在一定客观原因,对赔偿方案提出异议

(1)被告昆明某附属医院答辩称:经鉴定中心鉴定,本院医疗行为符合医疗规范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2)被告某县中医院答辩称:我院对在经验不足范围内愿意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但对鉴定提出的过错有一定异议,对75%的责任也有异议,鉴定没有考虑医院方面的实际情况和患者客观的风险性和原因。
(3)被告某县人民医院答辩称: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没有过错行为,不存在转院不及时的问题,鉴定机构认定转院不及时是不恰当的。

 

法院判决
 

 

经案件开庭审理后,合议庭根据全案证据及案件开庭情况,判决如下:

(1)由被告某县中医院对原告承担75%的赔偿责任,赔偿患方各项费用共计80余万元。

(2)由被告某县人民医院对原告承担10%的赔偿责任,赔偿患方各项费用共计10余万元。

(3)由于昆明某医院在转院后对李某某进行了必要的医疗抢救措施,鉴定为不存在医疗过错,因此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点评

 

 
灵活运用相关法律规定,综合分析保证审理公正性,最大限度维护患方权益

 

律师必须灵活掌握诉讼程序上的策略选择,通过夯实的专业知识储备、实战经验的不断积累提升专业能力。从而给当事人制定最具科学性、可行性、有效性的诉讼策略和方案,这也是考验一个专业律师业务水平的标准。

医疗纠纷具有多方面的专业性更是对律师能力的一大考验。本案患方律师,为了最大限度的维护患方权益,将涉案的三家医院共同作为被告起诉,灵活的运用了《民事诉讼法》中关于地域管辖的法律规定,经综合考虑分析,将昆明某附属医院作为第一被告,决定选择昆明作为诉讼法院,一来可以有效避免地方保护主义,保证审理和鉴定的公正性,二来可以有效降低本案远途办案的交通费用,节约当事人维权成本。

 
 充分运用法理学知识解决法律实务问题

 

根据法律规定,侵权行为的构成必须符合以下要见:损害事实、侵权行为客观存在、侵权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侵权人主观上存在过错。值得注意的是,经鉴定被告某县人民医院虽然存在转院不及时的过错,但是该过错与产妇李某某的死亡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经办律师提出该院过错降低患者生存机会的观点,主审法官不仅结合了鉴定意见等证据来判案,也灵活合理地运用了法理学的知识来解决法律实务问题。故法官在判决时认为某县人民医院转院不及时的过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产妇李某某失去了及时转院救治的存活机会,即对损害后果承担10%的责任,充分的体现了法理学在法律体系中的基础地位和在法律实践中的作用。
 

上一篇:“医生”非法行医,医院被判赔200万 下一篇:专业律师巧维权,不构成医疗事故获赔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