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带药出院输液死亡,医院被判担责-金牌医疗律师

患者带药出院输液死亡,医院被判担责

2018-03-22

患者带药出院输液死亡,医院被判担责
                  ——金尚江

       摘要:某三甲医院急诊科在接诊患者后因心内科因无床位无法收治患者入院,患者要求带药院在其他医院输液并给医院签下了“离院输液,后果自负”的字条。患者离院后在输液过程中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院委托司法鉴定,昆明医疗纠纷律师,鉴定机构认为:医方对患者的病情重视程度不够,未给予留院观察或转诊处理,因为如果方某继续在该院输液治疗,即使是发生了心力衰竭也可以增加救治机会,故认为:即使患者自己要求外带输液就近治疗该院对被鉴定人病情仍存在沟通告知不足,法院最终判决医方承担20%的责任。严格落实医院留观、转诊制度对保障医疗安全尤为重要,医护人员在医疗实践中需慎重为之!   
 
案情简介
       患者方某,2014年4月24日9:23因“头晕、想吐”到昆明市某三甲医院急诊科就诊。在该院急诊科完善了心电图、心肌酶、血糖、电解质、头颅CT等检查后,诊断为:(1)冠心病 (2)脑供血不足,给予输液治疗,同时急诊科医师告知患者:次日到该院心内科仔细检查及治疗,方某于当日16:20左右输液完毕离开该院。2014年4月25日12:54,方某再次来到该院心内科就诊,经心电图复查,提示:窦性心动过速、左室高电压、ST -T改变,心内科专家医师告知患者:由于心内科没有床位,嘱其4月28日来住院治疗,并给予方某开具3天针水门诊输液治疗。方某当天在该院输液完毕后,要求将另外2天的针水带回家附近的诊所继续输液,并签字表示后果自负。医方在方某签字“后果自负”后,同意其将另外2天针水带离医院。2014年4月26日9时左右,方某及家属带着上述针水到其家附近的诊所进行输液治疗,在输液过程中,约上午10时左右,方某突然出现:呼之不应,面色发青,诊所立即给予抢救,同时呼叫120,11时左右经120医师检查确认方某死亡。为明确死亡原因,原告同意进行尸体解剖。

尸检结果:分析认为,云南医疗纠纷,受检者方某系肥厚型心肌病急性发作心力衰竭死亡。

【维权经过】
一、司法鉴定
本律师团队介入后,将案件诉至人民法院,并申请人民法院指定司法鉴定机构对本案被告医院及被告诊所提供的医疗服务过程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度等事项进行鉴定。
司法鉴定,分析认为: 1、昆明市某三甲医院的诊疗行为基本符合法律法规和医疗原则,但是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以下不足:对被鉴定人方某的病情重视程度不够,未给予留院观察或转诊处理,因为如果方某继续在该院输液治疗,即使是发生了心力衰竭也可以增加救治机会,故认为:即使方某自己要求外带输液就近治疗,该院对被鉴定人病情仍存在沟通告知不足。2、涉及的某诊所,其医疗水平不能对被鉴定人进行诊断和抢救治疗,故无法判断该诊所对被鉴定人方某进行的治疗和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
司法鉴定,意见认为:1、昆明市某医院在为方某提供医疗服务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其过错与被鉴定人方某死亡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由于被鉴定人方某自身原发病具有严重性,医方承担轻微责任。2、涉及的某诊所,无法判断其对被鉴定人方某进行的治疗和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 

二、法庭审理
在庭审中,被告医院辩称: 1、该患者到院就诊,当时生命体征平稳,在急诊科先后进行了两次心肌酶的检查,没有发现患者存在需要紧急救治的情况,而且告知患者第二天再次到心内科就诊。第二天患者到心内科就诊,为其复查了心电图,其病情仍然没有需要紧急救治的情况,同时医院己安排其下周到院检查住院,并未违反医疗规范。2、患者强烈要求将针水带到院外进行输液治疗,并且表达了“责任自负”的意愿,有其亲笔签字为证。3、根据尸检报告提示,患者死亡的原因是肥厚型心肌病、心力衰竭发作死亡,该病的发作、死亡具有不可预见性、不可避免性,医方的诊疗行为与患者自身疾病发作、死亡没有因果关系。被告诊所辩称:方某到诊所时提供了昆明市某医院开出的处方及从该院获得的自带的针水,诊所仅是提供了配液和输液的服务,服务过程符合规范,没有违规违法,不应当承担责任。
法庭认定:方某在昆明市某医院诊疗期间,该院诊疗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过错参与度为20%,而被告某诊所的医疗行为与方某的死亡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不承担责任。
法院判令:昆明市某医院赔偿患方经济损失共计11万余元。

【律师结语】
       医疗活动是与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有关的活动,医疗活动的对象主要是具有生命、具有情感、具有有思维的患者。医疗活动是建立在医学的高技术性、疾病的复杂性、人体的个体差异性基础上的多环节、个性化程度高的高风险行为。由于医学不是“精准科学”,涉及人类社会的科学、技术、社会、经济、文化、宗教等方方面面,因此具有如此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医务人员很难在较短的时间内做出“精准的判断”,这种精准判断包括检查、诊断、治疗等方面。但是,昆明医疗律师,作为患者,由于生命的“一次性、不可逆转性”,又希望医疗行为“精准”。本案中,正是由于疾病的复杂性和医学的高技术性,导致患者的原发疾病在第一时间内未得到明确诊断和治疗,与此同时,医院疏忽大意未对患者进行留观,又基于患方的要求,导致患者疾病发作时失于有效救治,患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医方的医疗行为也最终被法院判令承担相应的责任。
       医疗安全管理核心制度是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在前人总结现实教训的基础上归纳而来,是医疗质量安全的重要保障,昆明医疗纠纷律师,严格落实医院留观、转诊制度对保障医疗安全尤为重要,前车之鉴,愿医护人员多一份慎重!    
 
 
 
                                         
 
 
 

上一篇:交通事故致孕妇终止妊娠,如何索赔? 下一篇:羊水清浊存争议,尸检定因医方担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