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手术中大出血死亡,老夫妇状告医院!-金牌医疗律师

女子手术中大出血死亡,老夫妇状告医院!

2018-11-27

来源:云南法制报

 

 

今年3月26日,家住昆明市石林县的董女士胰腺炎发作,肚子疼痛难忍,在父母的陪同下住进了石林县人民医院,并进行了手术治疗。没想到,这一进手术室,她就再也没有出来。

 

董女士去世后,家人找到医院,但医院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愿出钱。无奈之下,董女士的父母将石林县人民医院告到法院,要求医院承担责任,赔偿各种费用97万余元。近日,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

 

案情简介
 

女子手术中大出血死亡

 

36岁的董女士离婚后将户口迁回了家中,和年迈的父母一起生活。虽然婚姻不幸,但在父母眼里,她是个懂事、有孝心的女儿,每月发工资她都会给父母买东西,还拿钱给父母用。

 

3月26日,董女士突然肚子疼,父母见她疼得脸色苍白,都劝她去医院。董女士当时还安慰父母,说忍忍就不疼了。但4个小时过去了,疼痛不但没减轻,还愈发疼得直不起腰来,董女士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层汗珠。看着不对劲,父母赶紧将她送到石林县人民医院。到医院后,医生就安排董女士住了院。

 

回忆起当天手术时的情景,董女士70多岁的老母亲现在还泪流不止。3月27日18时,董女士被推进手术室,父母在外面焦急地等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21时20分,医生突然出来告诉董女士的父母,说董女士体内大出血,人不行了,让他们赶紧进去看最后一眼。突如其来的噩耗让董女士年迈的母亲差点晕倒,她赶紧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

 

“进去以后,我看见闺女躺在手术台上,肚子里的血咕噜咕噜地往外冒,喊她的名字,她也没有回应。”

 

董女士死亡后,医院报了警,同时将其送到太平间,决定火化。家属找到医院,希望医院能出点安葬费,但医院不承认自己有责任,让家属去作鉴定,如果确定是医院的责任,医院愿意赔偿。

 

医院态度强硬,董女士年迈的父母只能自认倒霉,打算就此了事,但董女士的嫂子觉得医院是有责任的,于是找到律师咨询。

 

 

律师看完病历后,认为医院有重大医疗过错,找到医院协商赔偿事宜,但医院依然态度强硬。协商无果,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和张锌滔作为原告的全权代理人,一纸诉状将石林县人民医院告到法院。

 

庭审
 

医院只愿承担75%责任

 

庭审中,原告拿出了两份鉴定报告。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书显示,经过颈部解剖发现,董女士右颈部皮下针眼下方对应皮下组织出血,右颈静脉管壁见多个穿刺针眼;右侧胸腔大出血(3000ml),分析认为是颈部血管穿刺出血所致,死亡原因为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腹腔大出血至失血性休克死亡。

 

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石林县人民医院为董女士提供的医疗服务过程中有过错;石林县人民医院的医疗服务过错与董女士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石林县人民医院应为该医疗服务过错承担主要责任,参与度75%左右。两份鉴定报告都显示,是医生在抢救过程中多次穿刺董女士颈部,从而导致其血管破裂大出血休克死亡。

 

原告代理人称,医院的重大医疗过错行为导致了董女士的死亡,医院应该承担全部责任,赔偿家属各种费用97万余元。

 

对于两份鉴定报告,石林县人民医院予以认同,承认存在过错,但只愿承担75%的责任。

 

原告代理人称,在该案中,鉴定意见仅是证据的一种,其给出的75%左右责任比例仅是参考性意见,医院应该承担该案的全部赔偿责任。

 

 

双方争议的另一个焦点是赔偿标准问题。

 

医院认为,董女士是农村户口,应该按照农村户口标准进行赔偿;原告则认为,根据董女士身份证上的住址,当地辖区派出所开具的证明显示,董女士属于城镇户口,应该按照城镇户口标准进行赔偿。该案将择日宣判。

 

律师建议
 

发生医疗事故及时封存病历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说,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在医疗纠纷案件中,证据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官司的成败。

 

该如何收集证据呢?律师表示,首先要争取尽早封存病历病历是病情发展的真实记录,是确认医疗单位诊疗措施是否正确、有无医疗过失的重要依据,在司法审判中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书证材料。

 

其次,要及时要求尸检以查明死因。当医疗单位告知家属病人死因不明,或家属怀疑病人死亡原因时,家属应在48小时内向医疗单位提出尸检的要求。尸检的重要意义在于可为医学技术鉴定和司法裁决提供直接的证据。

 

最后,要注意收集证人证言。当病人和家属怀疑治疗有问题,且医疗单位可能予以否认时,应注意记录当时在场者或了解情况者(如同病房的病人)的姓名、工作单位、住址及联系方式,既可当时进行取证,也可过后再进行调查取证。

 

云南法制报记者:谢盛梅

 

上一篇:点赞!68岁老人疑输血感染HIV,另辟蹊径终获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