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68岁老人疑输血感染HIV,另辟蹊径终获赔!-金牌医疗律师

点赞!68岁老人疑输血感染HIV,另辟蹊径终获赔!

2018-10-16

文 | 金尚江、张锌滔
 
案件摘要:
68岁的患者李某在医院手术时输血500ML,术后一月后返回医院化疗,经过多次检验后发现病人HIV均呈阳性。医院以HIV感染有多种途径,且还存在窗口期为由,申明不能认定是手术输血感染所致。而患者手术时购买输血意外险的保险公司则以保险条款约定,“需做医疗事故鉴定确认输血感染”为由,对患方做拒赔处理!
 
患方多次到当地医学咨询,医学会表示:根据现有条件无法认定患者是否是因手术输血感染HIV,不能对本案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再加上患者在诉讼过程中因原发疾病去世,患方维权一度陷入僵局。
 
律师介入后,运用案由转换等技巧,再通过法院调解程序和保险公司的理赔程序后,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案情简介:
2015年3月14日68岁的患者李某因“腹泻查因”到昆明市某医院诊治,后被确诊为胃癌,并于2015年4月19日在全麻下实行胃癌根治术。术中输入由血液中心提供的血液500ML,术前患者在医院购买了输血意外险,4月25日患者出院。2015年5月12日李某赴云南省某医院化疗,在该院进行感染免疫学检验却检出了HIV阳性,后多次在治疗过程中进行感染免疫学检验,结果均为“HIV-1抗体阳性”,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
 
维权策略:
事件发生后,患方多次与医院和血液中心协商处理此事,两家机构以HIV感染有多种途径,且还存在窗口期为由申明不能认定是手术输血感染所致。
 
虽然患者购买的手术医疗安全保险说明中有“被保险人在最后一次输血后180日内,因本次输血治疗为直接原因而感染乙型肝炎、丙型肝炎、艾滋病或者梅毒的,保险公司按照保险单所载对应感染疾病保险金额赔偿”这一规定。但在保险说明上给付限制一款中,却给出了“理赔时必须提供由市一级(或更高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小组)提供的鉴定报告”的硬性规定。而艾滋病由于其感染途径多样,具有感染后无法具体查因的特殊性,患者家属到多家鉴定机构咨询均获知根本无法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向保险公司报案索赔亦被拒绝。
 
患方在医疗损害赔偿纠纷的圈子里挣扎了许久,多方奔走,维权无门,万分痛苦。绝望之下,求助于本所医疗律师团队,律师迅速介入并确立了一套清晰的维权策略:
 
(1)立即封存患者全套病历资料,获取证据,证明患方到医院就诊进行手术并输血的事实及血液由血液中心提供的事实,并证明患者在术前HIV抗体检查呈阴性,术后一月不到检测确诊为艾滋病的事实。(2)查阅艾滋病治疗和诊疗相关书籍文献证明艾滋病抗体转阳时间较短,一般为2至8周的事实。(3)利用患方在医院缴费领取血液并输入的事实将血液当作“缺陷产品”,金牌医疗律师云南律师云南医疗纠纷律师云南医疗纠纷昆明医疗纠纷律师昆明医疗事故律师,将医院作为产品使用方,血液中心作为产品的生产者起诉至法院。
 

维权经过:
医疗损害维权陷入窘境
 
获取病历后,律师经过案件风险评估后发现在此案中有“三座大山”:一是无法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二是保险说明上的给付限制;三是患者在医院签订了输血治疗知情同意书。其中便说明输血存在感染传染性疾病的风险。(同意输血则风险和后果由本人承担!)如何推翻这三座大山便成了首要问题。
 
转变思路,巧打官司
 
在深思熟虑之下,办案律师产生了一个创新性的思路,李某虽在医院因手术输血,但血液仍是由血液中心提供给医院的,并且患方是在医院缴费领取的。
 
何不将血液当作产品,将血液中心当作产品的生产者,将医院当作产品的使用方,将本案转化为一场产品质量赔偿纠纷。既然患方无法证明医院血液是导致艾滋病感染的原因。那么,医院和血液中心更无法证明血液没有缺陷,不是感染源。而病历资料等证据恰恰能证明患者在入院治疗以前未患艾滋病,手术输血后一月不到便患上艾滋病的事实,以及艾滋病转阳时间较短,一般为2至8周的事实。医院和血液中心无法自证清白,“三座大山”应声而倒。
 
医院和血液中心妥协,案件调解结案
 
由于患方以“产品质量损害”为案由对本案进行诉讼,医院和血液中心便承担举证证明“血液无缺陷”的举证责任。但患者在诉讼过程中因胃癌去世,患者家属参与本案诉讼,考虑到老人是因原发疾病病故,势必会对赔偿金额产生重大影响。后经法官多次组织调解,最后三方达成调解,由医院和血液中心共同赔偿患方8万元。
 
律师发函,保险公司赔付!
 
保险公司虽在给付限制中给出了“理赔时必须提供由由市一级(或更高一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小组)提供的鉴定报告。此案虽没有鉴定报告,但医院和血液中心向患者理赔的事实却恰恰证明输血是导致患者感染艾滋病的直接原因。在此情况下,办案律师随即向保险公司发函表达事实,要求其理赔。最终,保险公司与患方协商达成协议,赔偿患方12万元。
 

律师点评:
在本案中,“血液是否能作为产品”存在较大争议。作为经办律师,我们必须感谢法院和经办法官能多次组织三方调解,在特殊案件的处理中体现出对审判人员对特殊群体的人文关怀。
 
就保险公司而言,既然开发了输液意外险等险种,也应在保险事故发生时积极理赔,而不应以自己设定的无法实现的保险理赔条款作为拒赔理由。
 
在此呼吁医疗机构引进类似险种,以助患者维权,以帮医院减损!同时呼吁广大患者,在自己和朋友需要输血治疗时,别忘了给自己上“保险”!

上一篇:羊水清浊存争议,尸检定因医方担责 下一篇:女子手术中大出血死亡,老夫妇状告医院!